a a a a a a a a a a a 山东巨野原书记与妻子(任公安局长)卖官日挣1万3|刘贞坚|卖官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山东巨野原书记与妻子(任公安局长)卖官日挣1万3|刘贞坚|卖官

男子偷千年古刹香火钱:觉得买彩票中奖几率高

wSieci的封面上,穿着欧盟旗帜的白人女子被穆斯林男子牢牢抓住。配图文字为“报告:在布鲁塞尔,媒体和官员到底对欧盟公民隐瞒了什么。”

原标题:波兰右翼杂志封面配图“伊斯兰强暴欧洲” 引起众怒

波兰右翼杂志wSieci的2月期刊封面引起了众怒,这期关于“强奸欧洲”的杂志,详细描述了在欧洲的黑色和棕色“难民”(“软实力侵略者”)针对白人女性的伤害。这里“强奸”一词,不仅指黑色和棕色的“侵略者”强奸了白人女性,还指他们“强奸”(侵占)了白人祖先的国土。

杂志封面上,穿着欧盟旗帜的白人女子被穆斯林男子牢牢抓住。配图文字为“报告:在布鲁塞尔,媒体和官员到底对欧盟公民隐瞒了什么。”

文章的标题是最大的亮点——“欧洲是否要自杀?”和“欧洲地狱”,针对科隆除夕夜大规模性侵事件发表了看法。

文章指出:“在科隆除夕事件发生后,旧欧洲的人会意识到移民的大量涌入所带来的问题。他们第一个反应可能是事情会越变越糟,但是他们会继续忽视宽容和政治决策正确的意义。”

据加速会网站报道,推特网友Ronan Burtenshaw称,波兰周刊wSIECI告诉了我们伊斯兰对欧洲的暴行,对于此事的判断,你可以从下面得出。

1)波兰杂志wSieci这周关于“伊斯兰强暴欧洲”的封面; 2)二战意大利法西斯的宣传。

一位评论者还指出,德国杂志Focus最近的封面内容为:一个裸体的白人妇女全身被黑色的手印覆盖。其标题为“妇女对于来自移民性侵犯的声讨:我们是宽容还是瞎?”

观察者网也找到了这期杂志的封面。

今年一月,波兰政府通过了一项新的法律:波兰所有的广播电台都会在政府的控制之下。根据法律规定,政府将有权利任免电视和电台的高层。但这不会影响wSieci 类的印刷出版物。波兰受到了越来越多来自欧盟的指责,要求其镇压宣传自由民主的出版社。

西欧国家因为这本杂志封面狂怒。据新浪网友“西方文明的灭亡”介绍,在很多西方国家,例如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封面会被认为非法,因为很多反“仇恨”法禁止白人去说出或者出版任何让黑色和棕色“侵略者”在“新家”感觉不舒服的言论。如果谁把这样的一本杂志带入这些这本杂志里的文章也给读者讲了连续14个世纪发生在欧洲白人和北非以及中东棕色人之间的种族战争。这场漫长的种族战争从七世纪时开始,似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奥斯曼帝国坍塌后才结束。这个话题不允许在白人国家内谈论,但是伊斯兰教却一直严肃对待。

据这位新浪博主介绍,一场在欧洲白人和北非以及中东棕色人之间的种族战争一直持续着。种族战争是造成欧洲在八世纪到十四世纪之间遭遇黑暗时代的重要原因。因为战争,欧洲丢掉了在地中海周围的贸易路线,只能和远东进行经济来往。伊斯兰国家控制西班牙近700年,也掌握着绝大多数欧洲东南部地区。这就是欧洲为什么在远东寻找新贸易路线的原因。哥伦布在1492年发现美洲大陆,和西班牙在700年后终于摆脱伊斯兰控制这件大事绝对不是巧合。

奥斯曼帝国给欧洲东南部的国家施加“男孩税”,意味着白人国家里的城市和小镇每年都要把很多的男婴儿送给奥斯曼帝国的政府,政府把这些白人男婴送到土耳其。有些证据显示白人男孩儿在伊斯兰国家被迫过着“同性恋生活方式”。

对这个说法,观察者网查询了有关史料记载:

The Tribute of Children, 1493 

(出自美国福特汉姆大学的互联网伊斯兰历史资料,下引网友benran发布的译文)

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一个世纪前,当Amurath I(译注:穆拉德一世)统治时,维齐尔向其进言道不仅战利品的五分之一当属苏丹所有,而且战俘的五分之一也当为其所有。“让官员进驻加里波里,”维齐尔说道,“当基督徒通过时,从他们中选出最俊美强健的男童作为你的兵士。”如此就诞生了著名的禁卫军。此后苏丹的臣仆便每四年一次穿行于奥斯曼治下的所有基督徒村庄,从中甄选男童。每一个六到九岁之间的男童都要被带到使者面前,后者会从中选出最健壮和聪慧的五分之一带走。

维齐尔的建议得到了遵行,法令也随之颁行,众多欧洲的战俘在默罕默德的宗教和军队之中接受教育,而这支新的军队则被神圣的托钵僧祝福并命名(译注:这应该就是苏菲教团了)。他站在新军队列之前,拉伸衣袖拂过最前排士兵的头顶,并以如下的话语为他们祝福:“让他们被冠以新军(Janizary)之名;让他们容光总焕发;让他们双手带来胜利;让他们长刀常锋锐;让他们常悬敌人首级;无论行往何处,愿他们以白面归来。”白面和黑脸是土耳其语中常有的表达方式,分别用来表示赞扬或贬斥的意思。这便是这支骄傲的军队,这股令诸国为之恐惧的力量的起源。

他们此后持续地从苏丹的战俘中得到充实,此外还有从帝国的基督徒臣民处每五年一次征募来的儿童作为补充。一队队士兵穿行于帝国境内,每队都有一名领导,每人都配一把火器。当他们每到一个村庄,当地的长老(译注:原文是protogeros,指的是被指派负责接待因为任何原因来到村子的奥斯曼官员的人)就会将村中老小召集到一起。来访士兵的领导有权带走任何七岁以上的男童,只要他们在容貌,力量,活力或是才能上有出众之处。这些男童会被送去苏丹的宫廷(译注:这里原文苏丹用的是grand seignior这个词),这便是臣民所需负担的什一税。而在战争中被俘虏的人会被帕夏们呈送给苏丹,其中包括了波兰人,波希米亚人,罗斯人,意大利人和日耳曼人。

这些新募成员会被分成两类。其中之一被送往安纳托利亚,在那里他们被作为农业劳力并被教授以穆斯林的信仰。这批人的另一个去处就是作为向各个宫殿提供木柴饮水的搬运工,他们会被雇佣在花园,船只或是公共建筑中工作。他们总是处于监督者的严格指示下。而另外一些天资更为出众的则被分送去位于阿德里亚堡,加拉太和君士坦丁堡的四座宫殿。在那儿他们会穿上轻薄的亚麻布衫,或是萨洛尼卡布料的衣物配上布尔萨布料制成的帽子。每天早上都会有老师前来,教授他们读写直到晚上。那些从事体力劳动的会成为禁卫军,而那些接受教育的则会成为西帕希或是国家高官。

不管属于哪一部分,他们都被置于严格的纪律约束之下。从事体力劳动的那部分更是习惯于在缺乏食物,饮水和舒适衣物的境况下艰苦劳作。在白天他们练习以弓矢和火枪射击的技艺,而在晚上他们要和监督者共处在一间敞亮的大厅中,后者不断走动以防有任何人煽动闹事。在加入禁卫军的行列之后,他们就搬进了修道院似的军营中,他们在其中的共同生活是如此彻底,以至于禁卫军中的高级军官们都是以他们的汤品和餐具作为头衔的。在这里,不仅仅是新进者要对老兵报以沉默的服从,而是每个人都处在严格的约束下。无人能够不经允许擅自外出过夜,而不管是谁受到惩罚,都要亲吻施刑之人的手。

而另一部分被送去宫廷的人也同样处在严格的纪律约束下。与前者不同的是他们所要面对的是学业。苏丹允许他们每三年有一次选择是否要离开宫廷的机会。那些选择留下来的会获得晋升,晋升的标准是依据他们之前服务的年岁。他们在各部门之间转调,通常来说都伴随着薪水的上涨。直到最后他们或许能入主内廷最为显赫的四个职位之一。从这里起,Beglerbeg,海军帕夏,甚至是维齐尔的大门都向他们敞开了。而那些选择离开宫廷的人,根据他们离开时的位阶,会进入为首的四个西帕希团队中。这些骑兵直接为苏丹服务,而后者相比其他护卫来说也更为信任他们。国家,这个人绝对会被自己的老板开除。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欢迎关注。

男子偷千年古刹香火钱:觉得买彩票中奖几率高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